Profile Photo
荣辱与共是我听过最美好的宣誓。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OOC见谅。

-----------------

叶修从自己的公寓出门,往兴欣新的俱乐部走去。

立秋时节的H市并未褪去暑气,在不减锐气的日头下,仿佛把地下的水汽统统都蒸发出来,将远处的柏油路在叶修昏昏沉沉的视线中晃荡不停。
叶修很后悔昨天晚上熬了通宵,这导致了两个他不得不选择的结果——他必须得顶着午后的高温出门,忍受这刚刚从昏暗的空调房里走出来的头昏眼花。
他已经看见了地铁站。叶修舒了一口气,加快了步伐。

“叶修——”他循声看见后方有个撑着伞的人快步朝他走来。叶修下意识地朝嘴角摸去,食指和中指间并没有夹到烟。避免了一场劈头盖脸絮絮叨叨的责怪。“沐秋。”他看见那个熟悉的人顿时眼前清明了许多。

“这么热的天出门不打伞?”苏沐秋举着一把大号的长柄黑胶伞,穿着熨烫得端端正正的白衬衣,颇有商务作风。
“我又不怕晒黑。”叶修很自然地和他并排着走,“你这颜倒是适合打把伞防一下紫外线。”他斜倪同路的那个苏姓帅哥,伞挡住阳光,叶修看不清对方的眼神。
苏沐秋“啧”了一声,“这不是怕你晒伤么!你看你刚才虚得要倒了都!”
“哥有这么柔弱么。”叶修挑起右边嘴角,就像平时左边叼了一支烟,满下巴都是凌乱的胡茬儿,苏沐秋嫌恶地拍了拍叶修的脸颊。

“怎么还要去兴欣啊?您老不是早退下来了么。”
“乱逛逛,今天那群孩子们迁到了新的地址,说让我去瞧瞧。”叶修露出一副麻烦死了的表情,眼神显出柔和,“没办法儿,谁叫哥是创始人奠基者呢?”
“嘁,瞧你鬼样子。”苏沐秋笑了,“现在你也清闲了,该享乐享乐了。以前你还看起来挺精干一少爷模样,现在都瘦得憔悴了。”
“心疼了?”叶修瞟了瞟苏沐秋认真蹙眉的侧脸,“现在我是挺自在的,挂了荣耀公司的闲职,有工资还有我从前的积蓄够得哥花天酒地呢!”
“你还花天酒地!没喝一杯倒就不错了。”苏沐秋嘲讽道。他眼睛轮廓好像比以前深邃了一寸。

啊。叶修扯起一个浅笑。他的确被晒得迷糊——忘记了身边人早已乘鹤西去,而现在发生的事,就像这一幕是他们平常那样平淡发生着的。
“去坐地铁吧。”苏沐秋在地下通道的分路口拍拍他的肩膀,正转身朝另一边走去。
叶修拉住他,“不和我一起过去?”
“不了,我还有点事呢。”苏沐秋答,拎着那把手杖似的长伞走了。叶修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无法挽回早已走远的苏沐秋。

叶修从床上爬起来。他对着镜子漫不经心地刮胡子,眼神迷蒙。怎么就梦见苏沐了呢。他放好剃须刀,往脸上拍了一抔冷水,使劲拍了拍脸。

距上次梦见苏沐秋貌似过了很久了。那位令他深切缅怀的故人从厨房里端出了看家一桌菜色,叶修连连夸赞苏大大贤惠持家。
问及如此殷勤的缘由,苏沐秋给出了庆祝叶修和小橙圆满完成中国队征战国际赛的任务的答案。叶修又问他怎么不庆祝冠军,苏沐秋答“我这不是只关心我最亲密的人吗冠军亚军倒数都不重要”,令叶修沉默地动容了许久。之后还和苏沐秋又酱酱酿酿了一会儿,他们躺在一处讨论了未来的规划,叶修觉得反正都闲下来不如就“走一步算一步”,换来苏沐秋一声叹气。

“叶神来了!”伍晨招呼队员们。兴欣战队的一班人马,包括新招的几个尚在训练的年轻的新人们都通通围上来寒暄,侃天说地。搬到新址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叶修来了兴致便偶尔前往指导一番。
“沐橙呢?”叶修问。
乔一帆回答:“和老板娘去参加一个代言活动了。”
“真不巧啊。”叶修准备掏出一包烟,又看见队员们双手噼噼啪啪在键盘上敲打,就生生将手从裤袋边收了回来。

方锐“嘿嘿嘿”地笑道,“叶大大还有更巧的呢!今天中元节,恰好您尊驾便来了,这是不是说明了什么呢?”
包子生气地接话:“老大怎么能是鬼呢?”
顿时训练室内爆发出一阵笑声,几个新来的小朋友都笑得腼腆,连莫凡都软化了严肃的五官。
“去去去!方长老少在小朋友面前贫嘴,树立榜样知道么?”叶修笑得眉眼弯弯,“还有包子啊,真看不出你竟然是个天然黑,真叫哥心寒。”
“老大我错了!”包子哀嚎。

中元节。叶修算了算,上次从苏黎世回国后不久,也是七月半……
叶修终于点上了烟,烟雾缭绕,在白色的游丝中叶修沉思的面容映出了几分消沉。
传说中元节的夜晚,百鬼夜行。

苏沐秋在上上次的鬼节,也撑一把伞打在叶修头顶。当天的雨反常地下得不大,但是叶修依然享受着苏沐秋微微把伞朝他那边倾斜的时刻,沿湖的道路边柳枝曼妙,路灯渺茫的光下荷影若隐若现,暖烘烘的风也变得凉爽起来。叶修忘掉了刚刚从便利店买到的最便宜的用来过干瘾的烟,也忘掉了他正在往兴欣网吧相反的道路走,总之一切顺其自然地,他们往从前与此地距离半个城的同居出租屋的小区缓缓行走。

“我在走末路吗?”叶修突然问到,把那种宁静又暧昧的气氛驱散掉。
“你说呢叶大神?你不是很有把握吗?”苏沐秋说起话来有了点少年时代的横冲直撞,随后又成熟起来平静的说,“你要没有信心,我给你。”
他慢慢收拢伞,就像千年前白蛇的传说那样,男主角放下油纸伞向他心爱的人伸出手,投以炽烈的、安抚的眼神。
苏沐秋紧紧地环抱住他心爱的人,“这怎么能是末路呀,”他低声耳语,“这是天荒地老啊。”话毕,他用手指抚摸叶修浮肿的眼袋,“怎么连自己照顾不好,怎么照顾小橙呢?”
“沐橙是我捧在手心的妹妹……就像你一样……”叶修有点哽咽,所有的失意、压力如今竟一个大浪涌向他,堵住他的心口。
“我知道。我也放心。”苏沐秋凑近了些,利落地伸出舌头纠缠着叶修的唇舌。当叶修的眼眶打湿了他的双靥,他吻得更和婉了。

狭小的驾驶室内充斥着叶修的不安、叶修的期盼、叶修的悲戚、叶修的愠怒,叶修的五味杂陈在这个逼仄的空间,混合着浓重的烟味、淡薄的皮革气息和清朗的花香,将叶修情绪的爆发点提高。他低落在车内,头放在方向盘上,干脆继续回忆那位令他魂不守舍的故人。

嘉王朝的势头很盛,令叶苏二人都忘记了有急转直下这么个词语。那个梦里面,叶修拉着苏沐秋利用职务之便溜进了夏休期清冷的嘉世,两人顺了嘉世备用的帐号卡,两个装备破破烂烂的战斗法师和枪炮师就这么嚣张跋扈地斩杀四方,所向披靡,又一次歼灭了几个精英团成功霸占了野图boss。

他们将嘉世俱乐部的中央空调打开,整栋楼都在源源不断地消耗能量;他们又坐在嘉世正副队的座位上,背靠背拧开碳酸饮料的瓶盖,冰冰凉凉的液体灌入boss战不停交流打诨后干涸的喉咙;苏沐秋还抱着叶修,把他扔在那张三连冠的嘉世战队的队长、联盟第一人的床上,抵死缠绵,胡闹不休。
“你现在多么风光。”苏沐秋伏在叶修身上,轻佻地笑着。
“那是,哥是什么人呐。”叶修也轻浮地撩拨着苏沐秋,免不了又一阵体力消磨殆尽。
“你的愿望实现了吗?”
“差不多都实现了……只是有一个,诶,哥突然想不起来了。”叶修累得几乎要睡过去。
“那……”

真荒唐的梦,梦里癫癫狂狂,荒谬得居然还能在梦里睡着。
叶修想起了当时没有实现的愿望是没有和苏沐秋一同站在最高领奖台上,但老是想不起苏沐秋说了什么。这么多年后,他突然觉得那么遗憾,与爱人天人永隔是他目前经历过的最伤痛的事情,恨不得能从神那里抢过属于苏沐秋的时间,用自己一身无人共享的荣誉作为发条,将那死寂的指针从那场飞来横祸的时刻再次唤醒,他们携手,在曾经挥斥方遒的地方从头开始。

“啧”,这一个语气词很像苏沐秋的发音,事实上,这正是叶修从苏沐秋的口头语中捡来的。
叶修下车,手里拿着一束很有艺术的包装的花。他站在城郊半山腰墓园的山脚下。叶修得认怂,他对于百鬼夜行的传说持有一种恐惧的态度,但是这个人又那么希冀见到梦中离去已久的故人,所以选在这么个折中的有路灯的地方。叶修想,为了苏沐秋,他还是愿意在驾驶生涯中留下这么个污点的。

那束漂亮的花被放在路旁。卡片上清晰地写着“致苏沐秋”四个字,一点也不符合他叶修平素的作风。“白玫瑰,怎么样,苏大大,哥对你还是,”叶修顿了顿,“一往情深的吧。我也只能这么缅怀你了。”
叶修靠着他那辆车的后备箱,又习惯性点燃一支烟,外国货,够呛人。“你说,你每年这么骚扰哥,啊,无聊不无聊啊。”他吐出一个眼圈,很快被暑气冲散了,“不过,除了找我,找沐橙应该会令她更伤心吧,哥就勉为其难了。”
“哥想你了。”叶修把燃烧至尽头的烟头丢到地上,踩熄,流氓派头十足,“你上上上次,在嘉世,跟哥说了句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说的是,叶修,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靠。叶修回头,果然看见苏沐秋站在路灯下撑着那把宽大的长柄黑胶伞,一手抱着那束白玫瑰,没有影子。
“你……”叶修语塞,他料到苏沐秋今晚会是“百鬼夜行”中入侵人间的一员,却没想到他这么淡然的孑然的就出现在他眼前。
晃神片刻,苏沐秋已然站立在他咫尺的面前,伸手摸他下巴,“不错,胡子刮干净了。”他眼里的笑意那样温和,是属于情人间那样粘稠的甜美的,然而叶修下巴传来却是冰霜的触感。
“怎么……不到我梦中了呢……”叶修心中同他撒娇一般的怨怼油然而生,“你这样……”
苏沐秋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你现在所有的愿望都实现了,是吧?”

那次在嘉世疯狂一天之后,他记起来自己回答,“苏大大犯傻么,哥不是已经和你在一起了么。”他抬头,很纳闷地看见苏沐秋的眼神含着失望。
苏沐秋看着叶修震惊又沉默,他转身做了一个和叶修并排着靠在车尾的蠢动作,“每年的百鬼夜行是一场狂欢,找到你就是我无尽的欢愉——之后便是在黑暗中的暗无天日,”苏沐秋轻笑一声,“阿修,我只有你了。”

苏沐秋的眼神哀婉,叶修想起志怪小说里苦苦挣扎满怀眷恋的鬼——苏沐秋重复着他们相同的命运。以前苏沐橙看到这样的情节,总会痛心疾首。沐橙啊,叶修心想,你说,哥和你哥该怎么办?
叶修道,“沐秋——我们早就已经在一起了。”他抚上心口的位置,那里在迫切地跳跃着。
苏沐秋抱着那束白玫瑰,也道,“阿修,走吧。”

中元节的夜晚,有的鬼会费尽心机寻找仇家,印证着冤冤相报的论断。也有鬼将人界的纸钱搬运到地下,贪半晌荣华,继续生前的欲望。有鬼依然哀怨嗔痴,续写着人鬼情未了可笑的谣传。
午夜的山风轻盈地飘忽在山间,趋行的鬼怅然若失留恋人世,踽踽的人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今晨,交警部门在城郊南山路发现一辆违章停放的私家车,并未发现私家车主……”
苏沐橙指着电视上的新闻,对陈果说,“那不是叶修的车吗?”

------------------

感谢阅读。
百鬼夜行,就要开始了。中元节快乐。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