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荣辱与共是我听过最美好的宣誓。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OOC见谅。

-----------------

叶修从自己的公寓出门,往兴欣新的俱乐部走去。

立秋时节的H市并未褪去暑气,在不减锐气的日头下,仿佛把地下的水汽统统都蒸发出来,将远处的柏油路在叶修昏昏沉沉的视线中晃荡不停。
叶修很后悔昨天晚上熬了通宵,这导致了两个他不得不选择的结果——他必须得顶着午后的高温出门,忍受这刚刚从昏暗的空调房里走出来的头昏眼花。
他已经看见了地铁站。叶修舒了一口气,加快了步伐。

“叶修——”他循声看见后方有个撑着伞的人快步朝他走来。叶修下意识地朝嘴角摸去,食指和中指间并没有夹到烟。避免了一场劈头盖脸絮絮叨叨的责怪。“沐秋。”他看见那个熟悉的人顿时眼前清明了许多。...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周边到了超级开心\(☆o☆)/
这九个boy萌得我打滚!
本家出品包装简直感动极了。
第一个开出了法叔简直不能再激动。
附一张北半球的地图(部分Σ(|||▽||| ))

今天是520。

友:你为什么不理我?
男友:……我觉得我们已经分开了。
友:可是你喜欢我。
男友:你成绩好,我们不是一路人。
友:!
友:可是为什么不是一路呢?我们……不都是走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吗?
男友:……

死蠢之后她男盆友就没理她了。

简直是一个听者悲伤闻者流泪的故事。

●丝路组历史向国设(明显作死)
●文字小学生风格,人物OOC。。
●中长篇更新不定期看心情
●争取寒假有规律更新

我用碧玉簪束起发髻,穿着轻薄的丝绸直裾,着一件披衣,这身衣裳是走起路来呼呼生风、衣袍飘飘的那种,挺有中原文士的气度。夜里御寒的狼毛氅衣已经不需要了,除非我疯了想要热死在北漠荒原。
拉开毛毡,只见乌骏在晨光中皮毛泛光,我不禁感谢张骞让我得以得到我的挚友——它如此迷人可爱俊朗潇洒!然后我默默地将行李衣物放在马鞍旁。它也是如此勤恳耐劳……

那边的西洋来使一行人也在收拾东西准备拔营,他们总是穿着凌乱的长袍和盔甲,仿佛此地的冷热与之无关。
……还真是羡慕。
大秦站在中间,指挥着士卒们行动着。他...

●丝路组历史向国设(明显作死)
●文字小学生风格,人物OOC。。
●中长篇更新不定期看心情
●争取寒假有规律更新

那年我到了北海边。突然就决定生活在这里了,过过游牧民族的生活也不错,反正我已历经那么多的时间,还有那么多的时间等着我。
我学着苏大人的样子,持节牧羊牧马,走过夹杂着黄沙的荒草,马背颠簸,唱着小曲儿是颤抖的,吹筚篥的声音是打着旋儿的,连喝着酒都摇摇晃晃,奶酒将氅衣前襟浸湿,不得不恹恹地收回牛皮水袋抱着节看着马和羊踩着镀金的野草逡巡前进。

就在这里吧。有绿洲。我举起鞭子吆喝牲畜停下来。
水草丰茂的草原之东是牧人的圣地,而我在三个月以前却一直朝着西走——年纪太大分不清朝暮东西吗……真是,...

山间驿亭虽不及市镇繁华,对七濑遥来说也足够了。可以不必站在权贵面前任其欺凌,任家破人亡。他拾起旧日的闲心,以还算过得去的手艺开了一家酒肆,面朝山林,倒也清净,可以安度几十载荒废闲逸的光阴。他留下一支紫毫,一支钓竿,丢了自己日日赏玩的笔洗香炉镇纸珠玉物什,差点包括他最爱的画扇——上头除了自己作的画,还有一句不知是那家才子提的诗叫他拍案惊绝。于是之后他便拣了其中二字为自己的酒酿起了名字,“梨花曲”。

七濑遥看着酒馆中那个人叹了口气。那位松冈少爷约摸处在离家出走的境况,看起来挣脱了各种礼数的束缚十分悠游自得,对什么都好奇地凑凑热闹,还将七濑遥亲手酿制的梨花曲喝了个七七八八,甚至还欠了酒钱。

依他...